星燃九州最新章节_星燃九州全文无弹窗阅读_当归厚朴好书热评

玄星炁,赤瞳妖星灭世后出现在天地中的一种新的力量。
潜龙盘,异变后寄宿在人体内的一个神秘星盘。
燃星,点燃自己的星宿力量。
凝星,创造自己的异能星辰。

世界进入了新的纪元。英雄与传说产生的时代。
意志与意志的碰撞,刀光与剑影的交错,鲜血与生命融汇成的强者世界。

一个谋划了千年的诡计,一个传说可以通往天界的阵法。
一个无数人争相夺取的秘宝,一个关于长生的秘密。
二十年前的隐秘,如今的步步杀机。

挣脱命运的枷锁,对抗世间的污浊。

劲雨朔风浊世路,剑指苍天凌霄处。
纵横九州风云起,开山断海破迷雾。

——————————————————————————————————————

书名:星燃九州连载中!

作者:当归厚朴

更新时间:2022/05/25 23:30

星燃九州最新章节:第一章 杀机四伏,血染剑

——————————————————————————————————————

公元1360年,一个宁静的夏夜。

圆月当空,满天星斗,夜已深,人们早已都进入了梦想。

忽然,天边出现了一缕火光,一颗血红色的星体出现在这宁静的夜空当中。

刚一出现,这颗行星就开始极速的放大,这时如果有人能看到它,会发现它上面竟有一个大大的眼瞳状的花纹,十分的诡异,可怖。

不出几分钟时间,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穿出,这颗行星坠入了九州大地。

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激起的冲击波瞬间席卷全世界,无数生灵遭到了灭顶之灾。

随后数日,天地发生异变,地貌急剧改变,整个九州漂移到了大海正中,世界也不再是一个球体,神州大地与其他大陆被新生成的巨型风暴带隔离开来。

人类文明毁于一旦,各种生灵也是惨遭屠戮。

  这就是惨烈的赤瞳灾变,这一年被后世的幸存者们叫做赤历元年,那颗星就叫做赤瞳妖星。至此人类文明进入了另一个轨迹。

现如今神州总共分成九个大洲。豫州在中央,其他八大洲分布八方,皆与豫州接壤,分别为梁州,荆州,扬州,徐州,青州,兖州,冀州,雍州。

豫州就是当年赤瞳妖星撞击地球的地方,如今已是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部有一巨型的沼泽,终年瘴气缭绕,成了一个绝地,人所罕至,传说里面有精灵,神仙,妖兽,兽人存在,实际的情况不为人知。

神州北部有一大谷,名为隔阳谷,向北便是一望无际的冰原,东西南三面环海,岛上有三座岛。再向外便是一个环形的巨大风暴带,把整个九州隔离了起来,风暴带内便是内域,外面则是外域,外域究竟变成何种模样,仍是一个谜。

经过三千多年的发展,神州大地重新形成了别具特色的文明和文化。

玄星炼气术,如今世界的主流。

 赤瞳灾变后,整个世界的阴阳度数发生改变,天地间出现了一种新的气息,叫做玄星炁。以玄星炁为基础形成的修炼体系,就被叫做叫做玄星炼炁术。他总共被分成总共五个大的阶段,每一阶段都可以极大的提升修士的战斗力。

现在整个玄星炼炁术发展成了四个大的分支,分别应用地,水,火,风四种玄星炁。

岚翠阁善于利用风属性,坐落在扬州北部的高升国。

玄玉门善于利用地属性,坐落在西北部的雍州的死亡沙漠中。

清霄宗善于利用水属性,坐落在北部的冀州。

精于利用火属的势力有两个,一个是,荆州火炎国的皇室,以及其国内的赤炼宗。

除了这两宗,一门,一阁,一皇室这五大势力以外,整个九州大陆还分布着很多的国家,势力,和宗族。大部分也是修炼玄星炼炁术,但也有一些例外。

其中比较大的有东部青州的青衣宗,时代良医辈出,掌管神树,靠神树的果实提升自身实力。

青州南面的徐州,没有政权,只有一个民间组织,叫做五岳司,人数极少,但是实力超凡,只有当地的武道大会的冠军才有资格进入,为九州大陆所推崇。徐州当地物产丰富,为九州之最,当地人皆喜爱美食,传说有的人还会做出奇异的美食,用来提升一个人的修为,很是神奇。

青州北部兖州,密林火山密布,故多奇珍异兽,其居民多与兽为伴,后发展成一股实力,叫做天兽盟,精于驭兽之术。

雍州皇室则是精于结界术,九州闻名。

梁州安星学院,为九州独立的学院组织和豫州的私立学院天南学院为九州的最高学府,历代高手辈出,自身实力亦是不容小窥,传言藏有很多的秘术。

九州大陆势力众多,其各种修炼方式迥异,除了这些有出处的,还有暗杀术,扶星术,控魂术,吸星术,玄星铸炼术,等等,等等,难以记述。更有诸多神奇秘境,也隐藏着被人遗留的各种秘法,为各势力所趋之若鹜。

除了常规的修炼以外,还有一种最独特的方法叫做取星,九州大陆自异变以来,总有陨星出现,其星上一般都含有星灵,任何人都可以和他产生共鸣后都可以激发自身的潜能,有的会提升自身的属性,有的则是会强化出特殊能力,更有甚者可以让人获得异能,为所有人所神往,所以每一次“星临”都会让整个大陆陷入疯狂。

玄星炁除了对人有影响以外,对动物亦是影响巨大,整个大陆出现了很多的变异五种,被人们叫做星兽。体型习性各异,但一般性情比较凶暴,具有攻击性,总是活跃在玄星炁浓郁的地方。传说星兽也是可惜借由积累玄星炁化成人形,十分的神奇。

除了对生物的影响,整个地球的地脉也是发生了变异,产生很多新生的矿物,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四类,为水灵石,火灵石,风灵石,土灵石,分别蕴藏有大量的对应属性的玄星炁,为人们所偏爱。

除了这些常见的矿物还有许多稀有的品类,如月石,太阳石等等可以为增强佩戴者能力或者是武器的威力。还有一些更珍贵的甚至可以改变人的体质,赋予人异能,世间所罕有。

除了新生的这些改变以外,星变前的东西基本都被深埋在地下,经过异变后,一小部分的东西具有了极其强大的能量,被叫做灾前神器,其功能十分强大,一旦出现各大势力都会为了增强自己实力而争相夺取。

  赤历3510年,九月初九,扬州,南海国境内,夕年村。

  深秋已至,万物华实,碧涛青天,花香鸟语。

  夕年村西一座山丘上,森林旁一户人家。

  这家院子里,一个少年正在舞剑,旁边有一个中年男子正站着观看。少年今年十二岁,一米四左右的个子,皮肤白皙,一身灰色的麻衣,脸上虽然稚气未退,但是却隐隐的透出一股英气。这少年便是本书的主角石景天。旁边的中年男子便是石景天的父亲,石易之,此人大约一米八的身高,方脸扩口,肤色微黄还透着一股苍白,似乎有病在身,和石景天长得一点也不相像。

  “父亲,我练的怎么样?”石景天收起木剑,对石易之说道。

  “嗯,练得还行,不过第二式和第八式还是有些问题,这寒梅剑法旨在飘逸灵动,你完全没有领略到它的神髓。为父给你演示一遍,你仔细看好了。”石易之要过木剑对石景天说道。

  剑影闪烁,身法飘逸,横挪纵跃,灵动非凡。

  在一旁观看的石景天不禁大为歆羡和赞叹。

  这寒梅剑法乃是石易之为石景天所创,一共九式,招招玄妙。

一共九式的剑法练毕,石易之收住身形,咳嗽了几声,面色变得更苍白了。

石景天赶紧拿来毛巾,给父亲擦了擦汗,还关切的询问了几句。

“没事,为父身体还算过得去,练一套剑法也不打紧的。”石易之安慰石景天道。

“难道真没有办法治吗,爹。”石景天问道。

“为父医术也是颇高,但是治疗多年依旧没有任何起色,除非能找到当世的四大医仙,还有些希望。可这茫茫人海,他四人又是居无定处,游历四方。。。。。”石易之叹息了一声说道。

“爹,等我长大了,我一定去找他们,来给你治病,如果找不到,我就自己学医,一定成为一名神医,为父亲您治病。”石景天一脸决然的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啊,傻孩子,我这不是一般的病,乃是当年被剑气所伤,剑气存留体内不散,时不时的就会发作,没准哪一天就会一命呜呼!再也见不到你们娘俩了啊。”石易之想道。

心中一片苍凉,脸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笑了笑,石易之摸了摸石景天的小脑瓜说道“天儿加油啊,你这么聪明,为父认为你一定会成功的。”

  “爹,你放心,我将来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石景天回了一句就又练起了寒梅剑法,这一遍明显比刚刚那一遍要好上许多。

  练完了剑法,石景天又练了些其他的基本功,包括力量训练,桩功,反应训练,身法脚步训练,专注力练习。一整套训练下来,足足用了四个小时。

  石景天从五岁就开始和父亲练武,风雨无阻,寒暑不断,到如今已经是整整七年。因为当年石易之吃过基础不牢的亏,所以除了寒梅剑法其他的什么技法,身法,术法都是没有教,只是反反复复的夯实基础。

  吃过午饭,石景天陪着父亲一起去镇上买明天过重阳节需要用的东西。

离村子最近的镇子叫做南海镇,因为南海国资源匮乏,所以他在整个九州大陆上属于最贫穷的几个地方之一。

南海镇虽然不大,但是它在国内也是属于五大镇之一。镇子里有一个小市集,大部分日用品和普通货品都是有售的,石景天父子的目的地正是此处。

  四个小时,两人到达了南海镇,进得镇来,石易之领着石景天直奔市场。

  石易之正在一个摊位上挑东西,身后石景天无聊的四处张望。

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有趣东西,刚想回身去找父亲,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抬头一看,竟然是个老头,一身出家道人的打扮,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拿着一个杆子,杆子上挂着一个布条,上面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大字。

  “小朋友,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内必有血光之灾啊。”老人冲石景天说道。

  “我父亲不让我和陌生人说话。”石景天准备转身就走。

  “别走啊,免费送你个护身符,可以帮你躲过这一劫。给你。”老人一把拉住石景天的胳膊,不由分说的把一个护身符戴到了他的脖子上。

  石景天心里很是不悦,但是出于一直以来父亲的教诲,他并没有对老人说什么。转身就去找石易之。

  此时石易之已经从刚刚在的摊位买完了东西,正走向另一个摊位。

  石景天跑了两步,追上了父亲,石易之回过头看向石景天,一眼便瞧见了自己儿子脖子上挂着一个奇怪的护身符,拿起护身符瞧了瞧,石易之眼中闪过一抹惊骇。

  取下护身符,又看了看,石景天把它揣进了自己怀里,问道“谁给你的,天儿。”

“一个算命的老人家给我的。”

  石景天回过头去找那个算命的老人,可是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跟紧我,不要乱跑。”石易之冲儿子说道。

  “嗯”石景天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难道要发生什么事了?从没见父亲这么紧张过,最近几天只要出门就会戴着佩剑!”

  “父亲难道有人要来找咱们的麻烦吗?你以前游历九州的时候得罪过什么人吗?”石景天问道。

  石易之沉吟了一下道“都是上一代的往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天儿。”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爹。”石景天又问道。

  石易之脸上闪过一丝欣慰,并没有回答什么。一把拉起石景天,石易之又继续逛了起来。

  “难道他们也来了?看来更加麻烦了啊!”石易之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买过一应物品,两人离开了南海镇,向夕年村走去。

  等二人出城没多远,城门口闪出二人。一高一胖。

  “燕宇大哥,不会打草惊蛇把。”胖子说道。

  “我说张宁,你也太胆小了,他一个山野村夫,虽然懂得一些武术,会有多大能耐。这悬赏咱们是拿定了。”被叫做燕宇的高个子说道。

  “那一会大哥你立头功,我给你殿后。大哥你肯定一回合就能击毙了此人。”被叫张宁的胖子说道。

  “那是那是,这种三脚猫的货色,我一只手都能搞定。”燕宇自吹自擂的说道。

  张宁又奉承了几句,燕宇哈哈了起来。

  石景天父子走了能有两小时,来到一片森林,刚进入森林走了没多远。从道路两侧的树后面突然射出两枚暗器,带着破空声直奔石易之。

  石易之向旁轻轻一跃,闭了开去。这时从树后转出两个身穿夜行衣的汉子,手里拿着两把钢刀,目露凶光,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石景天一惊,赶忙跑到了石易之身旁,石易之上前一步把它护在身后。

两个黑衣人手挥钢刀冲了过来。

  石易之拔出佩剑,使出寒梅剑法,没用上几招,两个黑衣人就被打倒在地,昏迷不醒。

  看着石易之几下就打倒了黑衣人,石景天心里十分的高兴,刚想跑过去看看,自己身后就发出了一阵声响。石景天刚要回头,却见自己父亲,突然扬起了佩剑,一股黄色的玄星炁瞬间覆盖了剑身。

手一送,佩剑迅速飞了过来,吓得石景天赶紧蹲了下来。

噗呲,一声响,只见黄光一闪,佩剑击中了石景天身后的一个高大汉,大汉手中的劈向石景天的钢刀刚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跟踪他们父子二人的燕宇。

胸口被佩剑洞穿,燕宇瞬间毙命,脸上还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身子向前一栽,一下子扑倒在了石景天的身上。

石景天被压倒在地,身上瞬间被鲜血染红,奋力的挣扎了几下,石景天这才从燕宇身下怕了出来。

  “啊。。。。。”这时,森林里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正是和燕宇一起的张宁。

见燕宇一击便被石易之轻松斩杀,可是吓破了张宁的胆,连滚带爬拼命向前跑去。

石易之看着他逃走的方向一皱眉,”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石易之转过身,看了一脸惊骇的石景天几眼,便走过去拾起了佩剑。

  回到石景天身旁,石易之开口说道“对这样的人不用手软,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的。你要记住,对待对自己下手的人决不能手软。”

  石景天听着与平时听到要慈悲为怀的教诲截然相反的话,一时惊诧万分,全然无法接受。只是呆呆的站着,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的燕宇。

  石易之拉起石景天的手,把他领到了刚才昏迷的两个黑衣人身旁。

举起佩剑,石易之没有丝毫犹豫,一下就把它插进了一个人的喉咙。鲜血狂喷,不多时那人再没了呼吸。

  看着眼前这一幕,石景天双腿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把剑塞到石景天手里,石易之十分严肃的说道“这边这个你来,不要犹豫!”

  石景天机械式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另一个黑衣人身旁,迟疑的看了他半天,石景天始终没有举起佩剑。

  看着石景天的样子,石易之心如刀绞,“孩子啊!不要怪为父啊!我能不能活过今天都是一个未知数,在这个世界上想要生存下去,作为我石易之的儿子,你必须要坚强啊。”石易之心道。

  缓缓走到石景天身边,石易之紧紧的握住了石景天拿剑的手腕。

  “爹!这个人他还有救!”石景天望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黑衣人满眼泪光的说道。

  石易之面色一沉并不答话,手狠狠的向前一递,长剑直刺入了那人喉管。

飞溅出的鲜血瞬间溅了石景天一脸,石景天的眼中的世界变成了血红色,浓浓的血腥味瞬间在空气间弥散。

  嘡啷,长剑掉在了地上,石景天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整个人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望着瞳孔逐渐放大的黑衣人,石景天只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好像连这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周围的这一切似乎完全就是一个梦。

  当日傍晚,夕年村南口,一个乞丐正在村口向外张望了,似乎在等什么人。这乞丐大约能有一米八的身高,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蓬乱,满脸污垢。

  这时,道路上走来两人,正是石景天父子,一看是他们俩,乞丐赶快就跑了过去,跑到近前,这乞丐也不理会石易之。直接对一身血污,神情呆滞的石景天说道“小天,你可回来了,三哥可等你等了大半天了,你这是去了屠宰场参观了吗?搞成这个样子,跟你说啊,我今天可做了套好玩的东西,跟你说啊,你肯定没见过。走走走。”

  不等石景天答应,乞丐拉起他的手就像村子里走去。

  这个乞丐叫做阿三哥,是石景天最要好的朋友,年龄大约有二十几岁,但是为人有些疯疯癫癫的,经常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疯话,但是心肠却是一点也不坏,为人还十分的风趣幽默,自从在石景天五岁那年流浪到村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虽然是个乞丐,又有点疯疯癫癫,但是他经常会做出一些从没有人见过的小玩意,所以深受村里小孩子的欢迎,慢慢的就和一帮孩子成了好朋友,其中就属石景天和张大宝和他最为要好。

  被阿三哥像木偶一样拉着,石景天很快的就进了村。石易之则是跟在了后面。

  走了一会,三人来到了村中央的大榕树旁。

  石易之从后面看着被阿三哥拉着的木然的石景天,又是一阵心疼。

不自然的冲石景天笑了笑,石易之说道“天儿,我先回家了,你和阿三哥别玩太久,一会就回家吃饭吧。”

  望着石易之背影,石景天感觉这个背影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谁要杀父亲,父亲为什么今天露出的武功比平时高很多,到底我该不该杀想杀死我的人。。。。

  无数个问题在自己的脑袋里回荡,身边又传来了阿三哥的声音。。。。。。

  未完待续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