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神鸣最新章节_当有神鸣全文无弹窗阅读_槐柳岸新蝉好书热评

千百万年前人族以血肉祭祀神明,夹缝求生。
那时候的人连抬头都是一种罪。
神明不可直视。
可人心总是对未知充满欲望…
当一个又一个抬头望向神的人被屠杀殆尽后…
于人心间流转的信念终于爆发…
此后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开始抵抗…
只求为后世子孙铸一把通天大伞…
为其抵抗风雨…有一心安处…

——————————————————————————————————————

书名:当有神鸣连载中!

作者:槐柳岸新蝉

更新时间:2022/05/21 14:10

当有神鸣最新章节:少年初识

——————————————————————————————————————

午夜的大雪下到了清晨,一条被阁楼围住的破败小巷子里,一个少年轻声的推开了带有历史感的木门,虽然少年已经够小心了,但已经被岁月侵蚀的门座还是发出了声…

少年的容貌很平凡,只是嘴角总是勾起的笑容,让人感觉这个平凡的少年好像有点不一样。

拴上了房门少年飞快的往与破败小巷天差地别的路上跑去…一边跑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装束与面容…一边跑着少年的笑容好像也慢慢随着清晨的阳光…慢慢耀眼了起来。

“无疆!你也接到通知到学府报道了啊。”一个穿着看起来就是暴发户子弟的金黄袍子的青年说到。

“浩仁哥,听说进学府是很困难的!我只是个平穷小巷子靠买卖点小东西生存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我居然也接到了通知。”少年郎无疆的嘴脸泛起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青年叫李浩仁,人如其名是个任谁一看就知道是个很热心肠的老好人,父亲是县太爷家境在附近也算殷实。就是家里太宠着了,所以看起来想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学府全名叫清平学府,是在赵国结束各郡各自为王战火纷飞的时代,国主不忍因战火开启就流离失所的平民而立,希望天下苍生能自立,自强,能为自己做主,由丞相执掌。此后天下皆因国主大善簇拥称帝。国号为承…国纪元年。

学府门前已经络绎不绝的汇集着县里所有十岁左右的青年。无疆也都已经看到了好几个他们巷子里的人了。学府的门并不是很华丽,甚至于可以说再过段时间,这里的门就跟少年郎家里看起来破败的木门一样了。可就是这样少年却死死的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着人群的指引,大家都汇集在了一条长满青苔绿藻的河边,岸上也都是杂草。

“唉唉唉~听说学府都是大气磅礴的样子,为什么我们这儿的学府跟没住过人的废宅子一样啊!”

“是不是因为我们这儿是穷乡僻壤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朝廷懒得管了然后跟以前一样被回扣了啊!”

岸边的人群叽叽喳喳,低声议论着这幅情形。

而就在此时!河的对岸慢慢靠过来两个人,一个背挺直双手合实垂下来,看起来头发枯燥雪白貌似已过古稀之龄,穿着一身粗麻长袍腰间系着一根粗布麻绳眼神也有点昏暗了。可嘴角勾起来的微笑让人看起来就有种说不出来的信任感。

相比较起来,穿着一身幽暗灰色道袍,头戴着一顶与道冠相似的发冠,只不过刻着一个执字。腰间别着的一把剑,看起来也才正直壮年。眼神却呆滞无光。

两人在一群十于岁小孩惊悚的目光中从对岸…一步…一步的踏了过来。

河面荡起的阵阵波纹…就像那群不经人世的小孩内心一样…一圈…一圈冲击着内心,留下了消散不去的画面。

“各位小朋友!你们是不是很惊讶啊,这些只是不入流的东西。等你们真正的进入学府后就能看到你们幻想中的真实世界了!现在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老朽叫明漾!是中央国府直拍管理这座学府的人。”然后老人又指向了呆傻剑士说道:

“这个人是这座学府的首席老师兼“意”的指导,名叫李凯。”

明府主接着说到:“想要正式进入学院,你们要明白心中所想,确立所求,知自我。”

“知道非道。言非所行。立心几何空。”

“记下这三句话就可以回去,明天这个时候来学校告诉我,你们的感悟。”

没有提问的机会,甚至于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结束了!人群中所有的少年的都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痴痴的念着明漾所说的三句话散了开来。人群中的无疆淹没在这人海中根本就没人能注意到。他是在第一时间平复了往回走去的人,走着…走着…就渐渐跑了起来。

“众生平等,众生皆苦,众生往往也是背靠大树下乘凉的三两个人的闲时感慨啊!不知道这学府第一批学员会有多少!陛下的宏愿啊…能真的实现吗?”在人群散尽后明漾的眼神更显的昏暗了,一脸孤寂的说道。

“这不是愿,这是一场必须要做的事。这不是你我…也不是皇帝能左右的事!这是血脉延续下来的传承。”李凯此时眼神没有了痴呆,眼睛里面仿佛内敛无穷的神光!严肃的回答。

烈日当空…晌午时分。

无疆去灵猴一般窜过一天天小路回到了属于自己家的巷子口…积雪还堆积着,家家户户的人们都端着碗筷坐在门口的长凳上…吃着饭…晒着太阳…满脸笑容的彼此问候着…聊着天。

无疆柔和的望着自家门坐着的人唤了一声:“奶奶!您在晒太阳呀,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门口坐着的老妇人并不是无疆的亲奶奶,听街坊邻居偷偷的透露说,好像是五六年前在无疆还只是四岁左右小娃娃时,在老妇人养的鸡圈里,一只手把一只鸡给掐在手里弄没了。走近一看却发现原来有只小虫子在吃鸡食,应该是快要被鸡啄食的时候被无疆掐住了。老妇人那时问他话他也不知道回到,只知道痴痴的看着小虫子吃着…

老妇人是又气又可怜,大冷天的有穿的淡薄得很,把他给抱了回来,至此六年没开过口。总是会做点极端又让人觉得不是很过分的事惹得又爱又心疼…

时不时哪家的狗吓到了别人家小孩脑袋挨了一砖头…时不时哪家屋檐下飞着蝙蝠去窜食着别人挂着的肉被打烂了窗户等等…附近的邻居说都说不完了。老妇人就给她取名叫了无疆…虚无而来,没有界限划分好坏。本以为他是个哑巴的时候,六岁的无疆突然开了口。那时候还惹的周围乡亲们连续三天都来串门…奇怪的除了知道叫老妇人奶奶…其他的事貌似都记不得了。

“在等着你这猴头回来吃饭呢,特意你叔刚学了你说喜欢吃的葱烧鱼呢!快点去洗手准备下吧。”老妇人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笑起来脸上浮现的深深皱纹都单独因为今天格外好的阳光抚平了不少。

家里不大,平平无奇,打开门太阳就能照进每个角落。

无疆回到家中洗完手,盛好饭菜端上了桌。随手便把木门关上了一扇,自己坐在了门后黑暗里。

老妇人边吃边随口问着今天的事,无疆也没有藏着掖着就都说了出来。

“其实没那么多心思在里面的,想去学府!就尽全力去做,至于怎么做,怎么去尽力。这要自己问自己了。但!绝不能后悔。”老妇人听着无疆说的,只慢慢悠悠的说着。吃完饭便去午睡去了。

问自己…要怎么问啊!我的所想我都知道,还要怎么问啊!无疆苦恼的出了门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着走着走到了梯田上,这是他心情低落时最爱来的地方,随便找个地方一坐就可以坐一整天。

习惯性一屁股坐了下来望着天。心里也不知道想什么,就突然感觉很迷茫,年少的心突然好像找不到归宿。其实也一直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在下雨天别人都有人来接!可他只能一个人雨中前行有了一个人从来不带伞的习惯。在年关的时候别的小孩见到父母远行归来,都会飞奔过去得到一个满满的怀抱,他却只能抱着老妇人给他用烧火棍做的木雕。他突然间不知道要什么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突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个猛的起了身跑向学府。学府里空空如也无疆却跟疯了一样,一边跑着一边喊着!府主大人…李老师…却没有一人回答。少年也没有管那么多!自顾自的找着…喊着…直到累到双眼快迷失的时候传来一道声音。

“有什么大事吗?瞧着搞的…满头大汗。”明漾出现在学府门前笑呵呵的道:

“我看见…大…人能飘…浮在水面不沉,肯定~是得道~高人,所~以有一问~想请教大人。在大人所~说的另外一~个世界里~能长生吗?有返~老还童~之法吗?”无疆喘着气,却也缓慢清楚的表达了内心所想。

“当然会有!世界之大无穷尽…谁敢言绝对!现在的你连听的资格都没有。”明漾说着。

但是少年却笑了…少年听到前面四个字就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双腿已经抖动着渐渐支撑不起身体,开始向下倒去…寒风似乎转向了南边吹来…带着温热扑向少年面前…少年仿佛感觉被环绕了…一个安心的满怀。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