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星火最新章节_双生星火全文无弹窗阅读_猫咪嗅柠檬好书热评

一个和地球无论是大气还是地理环境都无比相似的异世界,一个发展出称霸星系的科技却依然停留在前现代社会的独特文明,双生子的突然穿越,是异乡的不速之客还是点燃文明前行的星星之火?

——————————————————————————————————————

书名:双生星火连载中!

作者:猫咪嗅柠檬

更新时间:2022/05/20 21:02

双生星火最新章节:每一朵花的绽放,都来自一颗种子的落地1

——————————————————————————————————————

“嘶。。。。。。呼。。。。。。”

王队长重重的抽了一口烟,咂摸了一下滋味,这是这根香烟最后的一小截,也就是俗称的烟屁股,带着尼古丁的魔性和一些纸张与海绵燃烧的焦味,他把这支燃尽了使命的烟屁股按到垃圾桶上的烟灰缸,心不在焉地拧了一下。

“你确定要带着这么股味儿进去?”和他一起的李副局没有穿制服,穿着整齐干净的衬衫,将衬衫的下半塞进了自己宽松的西裤里面,让本就有些突出的肚腩更加显眼,“老周他,你知道,老周不抽烟的。”

这个名字似乎让久经沙场的王队长多少有些迟疑。相比副局长,他的身材保持要好很多,至少没有啤酒肚和秃顶,但是着制服的身形似乎也远不如之前挺拔笔直。他说话口音很重,有一点抑扬顿挫的节奏感,这是天津人典型的特征:“我介次,还是别进去了,没脸见嫂子。”

他说完,低下头,在烟盒上熟练地磕了几下,弹出一根新的,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点燃,又是重重地一吸一呼。

李副局看得出他的愧疚与不安,即便是不喜欢这股劣质香烟的臭味,依然靠近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再和我说一遍现在的情况,我去和嫂子说。”

王队长又吸了一口,把烟换到左手,右手在裤子边擦了擦,从兜里拿出一张折好的A4打印纸,在半空一甩打开,看了看上面打印好的时间表,说道:“孩子是,emmmm,两天前的下午两点多被报告失踪的。我们追踪了他的手机信号,调取了学校的监控,也询问了最后一个和他打照面的人,一校工。基本上确定孩子失联的时间在前天的上午,十点前后。”

“也就是48小时之前。”李副局接过那张打印纸,瞄了一眼,“下午两点就报告了失踪,够快的。”

王队长的头更低了,他又抽了一口,回答说:“是,孩子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有家属电话来报告失踪了,赶巧了,和仓库的坍塌几乎是同时。我估计啊,家属他们也是看到了新闻,发现崴了,孩子找不着了。但是啊,就咱这个搜救队不,仅没能找到孩子的踪迹,连一片衣服角都没找着。现在啊,现场,我们已经处理干净了,所有碎石和水泥都清走了,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孩子。所以我们怀疑是坍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这个孩子失踪,就调取了监控。”

“监控里发现线索了吗?”副局问。

王队长长叹一口气,把烟含在嘴里,插着腰半转过身:“邪门儿就邪门儿在这了。”

现在李副局已经非常后悔自己答应一个人来这里,向家属报告情况了。

从他走进小区,所有路人对他的注目,到周家门口闪闪的“光荣之家”的牌子,到满满一屋子的奖杯奖状,到那张明显哭肿了眼睛却还是带着礼貌浅笑的脸,一边倒茶一边说着不要急你们也辛苦了的单亲母亲,都让他的脑子嗡嗡的,压力像是冲破了血管,在心脏泵里不断的压缩加速,冲进了头颅,在脑子里起舞狂欢。几十年的刑侦经验早已见过无数生离死别,在此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嫂子,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此刻他说的话都如此让自己感觉不安。

“我知道你们办案有多努力,我知道的。你说的情况,我听见了,但是没听懂。我没明白,培毅你明白没有。”中年母亲看向此刻自己仅剩的孩子。

角落里站着的男孩子点了点头,王队长没看清他的脸,只看清了他的眼睛。在这昏暗的三居室,在各种红色 黄色的奖杯奖状的包裹中,那双黑色的没有语言的眼睛是这片昏黄中唯一发出亮光的东西。

“妈,李叔叔刚刚说,监控里面显示,小仁在十点三十分左右的时候,在学校仓库外面搬桌椅,然后监控摄像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没有画面。等到画面恢复,小仁已经不在任何一个监控下面,而就在这个时候附近的仓库坍塌了。”少年总结了刚刚李副局冗长的发言,“可能是小仁在监控出事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

李副局点点头,心里的紧张让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刚刚说过的话,还好少年可以听明白,总结出来。他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或者您的大儿子可以到分局看看我们调取的监控记录。一般小仁这张情况,因为时间还不足,我们还不能报告失踪人口。我们根据这个监控,采用的是‘疑似遭受侵害’的其他情况。还需要您到我们分局办些手续,我们就可以正式宣告失踪,并且发布公告。当然,也需要直系亲属的dna数据。”

悲伤的母亲没有说话,少年在身后轻轻说道:“妈,我去就行。”

时间回到两天前。

周培仁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当然,一般的高中生不会是个被校花表白过还拒绝的现充帅哥;一般的高中生也不会有一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双胞胎哥哥;一般的高中生也不会有个tj市综合供暖系统的外号。

但是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今天这名普通的高中生来学校是填报高考志愿的。

至于他为什么和校工在搬桌子,只能再说回这位的外号“tj市综合供暖系统”。

“刘叔好久不见!在忙什么!”

“是啊报志愿!”

“我哥还没决定呢哈哈哈!”

“哎呀别客气嘛!我和您一起去!”

与哥哥完全不同,周培仁很爱笑,像是从来没有烦恼。无论是否熟识,他都乐意走上前去搭话,更愿意搭把手帮个忙。像是小太阳?不不不,他是喜欢在你需要帮忙又不好意思或者不方便开口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那种人,不像太阳的无差别照耀,他更像冬天脚冷的时候的暖气。

因此在女生中很有人气。

“刘叔您别说,这大太阳,这么热,这么多桌子您一个人搬还真是不容易啊!”周培仁看着仓库门内一整个教室的桌椅板凳,内心暗道一句“哇哦”。

“这不放假没什么人嘛!就搬几张到门口就行,说是要给明天报志愿的学生和家长做答疑用。”刘叔在后勤部已经几十年,能让他喜欢的孩子不多,周培仁确实是难得的讨人喜欢。

“你还没决定志愿吗?”

“没有,”周培仁摇头,“我和哥哥不一样,哥哥有自己的目标,铁了心要参军或者做警察。我觉得那种工作太过正经了哈哈哈哈。我还是喜欢可以旅行的行业。”

“慎重点也好,别耽误了就行”刘叔点点头。

“哈哈哈耽误不了,家里面天天催我,但是我们家两个人,也不给我提建议想办法哈哈哈哈。”周培仁挠挠头,“刘叔你知道的,我们家都是冷脸子。”

刘叔简短的回忆了一秒,烈属母亲和这孩子的双胞胎哥哥,确实是没有见过他们的笑脸。礼貌,客气,但是冷漠。和这个孩子真的截然不同。

“刘叔咱先搬到门口吧!我看您这门也不好开也不好锁。”

“是是,说得对,这门锁太老了,钥匙对了半天没捅开。这仓库也是太老太旧了。”

两人一起搬出一套桌椅。

“怎么突然阴沉沉的,要下雨了吗?”周培仁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刘叔和他把桌椅放下,又说道:“其实你的条件当个模特演员不也是挺好的嘛!”

周培仁闻言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在镜头下面说话什么的嘿嘿,更别提演戏唱歌什么的了哈哈哈。诶刘叔你听到打雷了吗?”

“没有啊。”

周培仁抬眼瞄了一眼天空,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样子。为什么自己感觉阴森森的呢?山雨欲来之间,又仿佛听到浓雷滚滚。

“是我搞错了吧哈哈哈。”他喃喃自语道。正要再回仓库继续搬运,突然猛一个激灵,全身都抖了一下。似乎是恶魔从地域爬出,蹒跚在他背后,拥抱着他的心脏,他根本无法动弹。时间如同静止,或许事实上也是真的停在此刻,他能感受到自己思考的速度,他看到刘叔在转身,却一直是转身的动作,并没有真的转过去。他想动一下手指,却连眼珠都无法移动。

然后他听到非常清晰的耳语声:“逢迎神子。”

这声音不是地狱的低语,不是恶魔的呢喃,不是魔鬼的蛊惑,这声音如此的洪亮圣灵,像是慈祥的长者,在万丈光芒之中,张开温暖的双臂,拥抱自己最爱的孩子。

周培仁从骨髓里都是凉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害怕。他想要看看背后的声音,这诡异而神圣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轰!”

在他终于能回头的这一刻,如天雷炸响,耳边的轰鸣从耳膜震慑着大脑,整个天幕,在他艰难维持着视觉的双眼面前,如同吸纳一切光芒的黑洞,将他吞没。

天黑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