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成为巨星最新章节_我真不想成为巨星全文无弹窗阅读_阿栎好书热评

那是一个夏天,少年刘斌来到一个“蓝星”的平行时空。
少年本只想还债,顺便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可谁知,事情并没有随着他预想的进行下去。
回首望去,刘斌已经有了许多称号:歌王、现象级作家、钢琴王子、中国风开创者、物理学家、文学家……
当记者采访他时,他脸色黯然道:“我真不想成为巨星啊。”

——————————————————————————————————————

书名:我真不想成为巨星连载中!

作者:阿栎

更新时间:2022/05/19 20:00

我真不想成为巨星最新章节:第一章

——————————————————————————————————————

蜀都,西江学院。

此时的刘斌正在操场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人来人往。

两个多礼拜前,刘斌一觉醒来,结果自己在浴缸里,浴缸旁还有几个白色药瓶,水冷的刺骨。

他继承了与他同名同姓的原主的一切。刘斌大概扫了下记忆,他发现这是世界与他原来的世界有着些许不同,可以说这里是一个名为“蓝星”的平行时空。

这里的历史轨迹似乎发生了变化,战国时期统一六国的不是秦国,而是晋国。后来的唐朝存在的时间也比“地球”上的唐朝时间长。

到了现代,“蓝星”科技水平比“地球”发展要快一些。

但是“蓝星”上也有许多东西不存在,其中涉及文学、音乐、物理等等。

原主父母早逝,自己算是一个童星,曾经参加过《华夏新生代》,最后取得第二名的成绩。

看起来生活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生活总会给人开玩笑:自己突然有一天嗓子得了病不能唱歌了!医生说可能以后发声都成问题。

刘斌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他醒来后,似乎没有脑海印象中的病状了,前些时间他去医院检查,医生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自己,因为刘斌的嗓子竟奇迹般地好了!

原主拼命挣扎,但公司的不重视,他人异样的眼光,都是压倒他的一片片雪花。

刘斌对原主的选择也没有什么指责的地方,未经他人事,不可轻取笑。

“放心吧,我来了,一切会慢慢起来的。”刘斌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刘斌在蜀都的西江学院读大二,现在已经开学两个礼拜了。

“呼。”刘斌长舒一口气,双眼无神地望着远方。

就在刘斌发呆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你怎么在这啊!”

刘斌转头看去,原来是班长刘乐瑶,此时的她穿着碎花长裙。

“怎么了?”刘斌疑惑道。

“你还问怎么了!你晓不晓得现在是上课时间!”刘乐瑶红着脸道。

“晓得啊。”刘斌一脸无辜的样子让刘乐瑶气得牙痒。

现在正是他们体育课的时间,可是刘斌不想去,因为那老师天天让刘斌他们跑圈,刘斌每次跑了之后整个人都散架了。前世作为一个宅男,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摧残?

“行!那你自己去跟辅导员解释去吧!”刘乐瑶语气很不好,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辅导员晓得了?”刘斌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刘乐瑶也不说话,一副“你说呢”的表情看着刘斌。

“这是什么运气啊。”刘斌咂嘴道,有些人逃了一学期的课都没被逮着,怎么轮到自己这,一次就中了呢?

刘斌也没有废话,一副生无可恋地表情去找辅导员了。

“咚咚!”刘斌敲了敲门。

“进!”

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约莫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银框眼睛,面容坚毅。

“你来啦。”辅导员王凡笑道。

“呃……我来了。”刘斌尴尬地回道。

辅导员没有马上提逃课的事情,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不相关的事情。

“迎新晚会你晓得吧?”王凡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嗯。”刘斌点了点头。

每次新生入学一个礼拜左右都会举办迎新晚会,其中不光有大一的学生表演,大二大三的学生也可以自己报名去表演节目。

“你去试试吧。”王凡轻声道。

“哈?我去干啥?”刘斌疑惑地问道。

“这次学校大二大三的人都不搭理学校的迎新晚会,所以学校抽了几个班去表演节目,现在的学生啊……”说到这王凡笑了笑。

“不是,这……就落到我头上了?”

“是的。”王凡瞥了刘斌一眼,点了点头。

“我有的选嘛?”刘斌还想挣扎一下。

“呵呵。”

“……”

“听说今天你体育课没去?”王凡一副才想起的模样。

“……”刘斌还能说什么,只能认栽。

“别担心,你不是嗓子好了吗?去唱首歌也不错。”

刘斌惊讶地看着王凡,这件事他没有给任何人说,他怎么知道的?

虽然刘斌满腹疑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道:“好。”

刘斌出了办公室后,办公室另外一个老师笑着问:“老王,这就是你们班那个小童星啊?”

王凡只笑了笑,并不搭茬。

王凡低头备着课,看着密密麻麻的钢笔墨迹有些出神,喃喃自语道:“苦命的孩子罢了。”

刘斌出了办公室有些郁闷,到了大二之后,很多人都懒得去参加奇奇怪怪的活动了,毕竟谁都是从大一被骗过来的。天天忙得像个领导,结果四个裤包一样重。

但是经过刚才王凡的提醒,刘斌脑子就开始转了起来。

现在的刘斌的经济来源于他的舅舅高智宇,高智宇开着火锅店,不过最近似乎也遇到了困难,在送刘斌来学校的路上,刘斌能够感觉到高智宇的愁绪。当然,高智宇愁的不光是生意经营不善,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要帮刘斌还债务。刘斌过去治病的几年借了许多钱,刘斌现在在心里也只有个模糊的数字,但刘斌心里清楚,如果只靠高智宇去还的话,可能也要花很长时间。

刘斌对这个舅舅观感很好,也不想让自己拖累了他们一家人。如果是前世那个宅男,混日子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不一样啊!自己脑子里相当于装着一个世界啊!

这样一想,刘斌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嘿嘿。”刘斌想着自己不但能靠自己的能力还债,还能实现财务自由,心里就美滋滋,突然就在路上傻笑了起来,路人看着他这样子都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刘斌敛了敛神色,说干就干!

既然为了暴富这个人类共同的理想而奋斗,那就先拿这次晚会来练练手。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寝室门前。刘斌轻声开门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刘斌他们是四人间,但是电视剧中寝室中的人互相称兄道弟的情节并没有。那些寝室和睦的场面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寝室不冷不热或者几人间多多少少有些小矛盾才是常态。

显然,刘斌他们寝室显然是后者,说不上关系不好,但也说不上好。

刘斌回到寝室,其余三人也没有说话,似乎刘斌只是一股空气罢了,气氛格外沉默。

刘斌想起了当时似乎拿了一把吉他和电子琴来学校,他打开柜子,翻出一个纸箱。果然,里面是刘斌的一把吉他和电子琴。

在刘斌的记忆中,原主苦练了很多乐器,可是自己是个乐理小白啊!

刘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弹了弹,手指似乎不需要刘斌大脑的指挥就能够自己控制吉他发声。

可行!

“你怎么突然想起弹吉他了?”听到吉他声,对床的罗阳转身疑惑道。

“弹着玩的。”

“你嗓子坏了就不要折腾啦。”罗阳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

刘斌无言,没有搭理他。罗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为刘斌不听自己的话而感到惋惜。

刘斌在网上找了一些谱子,发现自己也能看懂,这让刘斌心中欣喜万分。

他看着手上的老茧,心中思绪万千。

“加油!”刘斌心中一个声音响起。

刘斌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这几天他一直在练吉他,电子琴,得益于原主的苦练,刘斌对乐器得心应手。

其实刘斌可以将那些脑子里的歌写出来给别人唱的,但是刘斌心里还是有个舞台梦的,试问,谁不想在舞台上成为一颗闪亮的星呢?

“姑且先试试吧。”刘斌心中如是想到。

当刘斌写完报名表后,将报名表交给了负责的学生。

“同学,这是我的报名表。”

“是你?”戴眼镜的男生瞥了一眼表,挑眉道。

刘斌不明所以。

“哈,原来你就是那个小童星啊。”男生笑道。

刘斌不知这家伙什么意思,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行啦,你可以走了。”语气中充满着敷衍。

刘斌还未走远,身后的声音便传来。

“你认识?”

“呵,小童星嘛,平时拽得跟二百五一样,谁不认识?”

刘斌皱了皱眉,但没有回头,径直走了出去。

刘斌走在路上眉眼低垂,此时他在脑子里回忆着过往在学校里的日子。原来,过去的刘斌沉默寡言,对谁都爱答不理。人们跟刘斌搭话,刘斌很多时候似乎都在装作听不见的模样。人们以为这是刘斌在摆架子,殊不知,那时的刘斌正在深渊里挣扎。

“偏见啊。”刘斌摇了摇头。

刘斌没有回头倒不是刘斌脾气好,只是懒得跟这些人费口舌。

刘斌交了表后,在手机中找到了熟悉的联系方式,拨了出去。

“嘟~嘟~”

“喂?”

“姐,我是刘斌。”

“啊,是你小子啊,最近过得怎么样?”

被刘斌换作姐的人是刘斌曾经签约公司的一员,在音乐上这位方姐对刘斌作了许多指导,让刘斌走了许多弯路。对刘斌来说,方姐方然是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而且方然人很好,平时相处也没有架子,跟邻家大姐姐一样。

“什么?你嗓子好了啊!那太好了!”方然听闻此消息,声音瞬间高了八度,可见这位方姐是真的很惊讶。

“去医院检查没有?”方然紧接着问道。

“嗯,医生说我的嗓子没问题了。”刘斌轻声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你小子肯定是有福的人,老娘怎么可能看错人?哈哈哈!”方然大笑道。

刘斌将话筒拿远了点,好家伙,这家伙的声音不可谓不大!不过听着方然笑得这么开心,刘斌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整理了下思绪,刘斌再次开口:“姐,我想请你帮个忙。”

“嗯?说说看。”

“我想……录首歌可以吗?”

“录歌?”

“我闲来没事写了首歌,我想自己唱了发出去,但没有录音设备……”

“嘿,你小子。”方然闻言挑眉道。同时心中有些感慨,年轻人就是好啊,想到什么就马上做了。

“行,到时候你直接来就行了。”方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认为刘斌只是压抑地太久,年轻人的一时心血来潮罢了。

“感谢姐!你简直就是我的亲姐!简直是救苦救难的上帝啊!”刘斌对着手机就是一顿猛吹。

“行了行了!”

方然不耐烦地挂了电话,她看着手机有些疑惑。

“这小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的刘斌虽然跟她也会说很多话,但都是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她感觉今天的刘斌似乎变得更开朗了些。

“呼,不管了。”方然觉得刘斌性子转变不是坏事,于是没有在多想。

“哎,那臭小子好久没见了。”方然吞吐着烟雾,烟雾中看不清她的面容。

刘斌得到方然的回答后,心里瞬间就踏实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