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神皇最新章节_诸天神皇全文无弹窗阅读_唯天好书热评

荒芜神州,神弃之地。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月映禅心水拂琴,山空云静花无影。”
青松下,一翩翩少年,一声叹息,手指抚琴?
琴声绵绵不绝,抒发着哀思之情…
忽然,山下传来一阵“嗷嗷”的野猪叫声。
抚琴少年,伤感的思绪被打断,面露怒容,对着山下呵斥道。
“杀猪的,你能不能消停一点,西延国的猪,都被你杀光了。”
山下一黑衣青年,脸庞俊美,一剑从野猪的颈部刺入,直达心脏,一剑毙命。
没有理会抚琴少年,向另一头野猪追击而去…
看着黑衣青年冰冷的剑,抚琴少年无语,向着不远处华丽的府邸走去,“这个疯子,杀了三天三夜的猪…”
“殿下,周国皇帝亲自带兵,兵临我国城下,夏国,人心惶惶。”
黑衣青年听闻一顿,一剑刺出,稳准狠,最后一头野猪毙命,把剑扔给说话的乔公公。
“西延国出兵了吗?”
“回殿下,西延国至今一兵未发,周国已夺取我夏国九座城池。”
“帝国使臣正在等候殿下,商议向西延国借兵一事。

——————————————————————————————————————

书名:诸天神皇连载中!

作者:唯天

更新时间:2022/06/28 12:05

诸天神皇最新章节:第1章 质子

——————————————————————————————————————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月映禅心水拂琴,山空云静花无影。”

青松下,一翩翩少年,一声叹息,手指抚琴?

琴声绵绵不绝,抒发着哀思之情…

忽然,山下传来一阵“嗷嗷”的野猪叫声。

抚琴少年,伤感的思绪被打断,面露怒容,对着山下呵斥道。

“杀猪的,你能不能消停一点,西延国的猪,都被你杀光了。”

山下一黑衣青年,脸庞俊美,一剑从野猪的颈部刺入,直达心脏,一剑毙命。

没有理会抚琴少年,向另一头野猪追击而去…

看着黑衣青年冰冷的剑,抚琴少年无语,向着不远处华丽的府邸走去,“这个疯子,杀了三天三夜的猪…”

“殿下,周国皇帝亲自带兵,兵临我国城下,夏国,人心惶惶。”

黑衣青年听闻一顿,一剑刺出,稳准狠,最后一头野猪毙命,把剑扔给说话的乔公公。

“西延国出兵了吗?”

“回殿下,西延国至今一兵未发,周国已夺取我夏国九座城池。”

“帝国使臣正在等候殿下,商议向西延国借兵一事。”

黑衣青年眉头微皱,收回擦拭过血迹的铁剑,向着一处宫殿走去。

“参见道一殿下。”

“二殿下,我大夏国危矣,急需西延国发兵驰援啊,晚了就来不及了。”

“望二殿下及时面见西延国君。”

数名夏国使臣,看见道一,跪地就拜。

“二殿下,我等已向西延国发出诏函,西延国拒不接见。”

道一皱眉,得知母国,有灭国之危。

三日前,从西延国前线返回,想要面见陛下,一直未被召见。

不由的想起,夏国那个孤苦伶仃,经历无数次磨难,与自己相依为命,把自己拉扯大,如母亲般的女人,小姨。

与小姨逃出暗黑世界,血色禁地。

在恒山,月牙湖畔,饥寒交迫之中,为了救治重伤的自己。

小姨在天道宗山门前,为求一枚疗伤丹药,跪了7天7夜,受尽凌辱…

年幼的自己与小姨,为了躲避敌人追杀,流落在蛮荒之地,身负重伤,饥寒交迫,无家可归…

直到遇见义父…

三年前义父病逝,大哥叶玄继承皇位,自己离开夏国,到西延国为质,已经有三年,没见过自己的小姨了。

原本风华绝代的小姨,经不住伤病的折磨,年纪轻轻已有未老先衰迹象。

眉间,掠过一丝忧愁,道一紧紧握了握佩剑。

一把生锈的铁剑,跟随了自己20载的生锈铁剑,母亲留给自己的…

那个女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消失了。

已经记不清楚什么模样…

“我去觐见陛下。”

道一说了一声,向着大殿外跨步而去。

乔公公紧随其后,夏国众臣,目露希冀,躬身看着二殿下离去的背影。

“站住!”

“二殿下,这是要去哪儿呀?没事不要乱跑?”质子府外,为首的西延国周统领,阴阳怪气的说道。

道一神色淡然,看不出任何表情。

乔公公上前指着周统领,呵斥道:

“大胆,无礼至极,见我家二殿下还不行礼参拜,竟敢如此说话。”

“陛下旨意,我家二殿下,有在都城内自由行走的权利。”

为首的周统领戏谑的笑道:“我也是关心二殿下,夏国危在旦夕,我怕有人混入帝都刺杀二殿下。”

“如果二殿下要去觐见陛下,那就不必了,陛下最近事务繁忙不见客。”

说罢,周统领,向前跨出一步,挡在道一和乔公公面前。

“职责所在,我也是为了二殿下的安全,请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人。”

众所周知,道一灵根杂乱,没有修行资质,只是一介武夫。

这位周统领已经有气变境九重的修为,面对道一这种废材丝毫不客气。

乔公公怒不可遏,这明显是乘人之危,欺负夏国之人,怒道:

“放肆,你们这些目无尊卑的下人,不参拜也罢,竟敢阻挡一国之皇子。”

“我家二殿下,来西延国三年,在边疆,为西延国征战了三年,战功无数,你们就这样对待我家二殿下…”

乔公公话未说完,看到旁边道一的动作,大惊失色。

道一神色淡然,手握铁剑,一剑挥出。

周统领看到道一出剑,眼中充满了戏谑的表情,接着变成惊讶、恐惧。

看到一介武夫,竟然向自己这个修士出剑,本想趁机教训一下,这个即将亡国的皇子。

没想到,道一拔剑锁定自己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自己动弹不得分毫。

“噗嗤”一声,周统领,握剑的手臂齐肩而断,一股鲜血喷洒而出。

谁也没有想到,道一竟然会直接出手。

竟然斩掉了气变境九重修士的手臂,隐隐有种剑道宗师的风范。

“啊!二殿下…”乔公公脸色苍白。

“你敢伤我,你怎么会这么强?…来人给我将他拿下。”

“大胆,你这个亡国之奴,竟敢伤我们统领。”

众多士兵看到周统领被伤,纷纷拔出佩刀,向着道一和乔公公冲了过来。

道一手握着锈迹斑斑的铁剑,杵在地上,看着冲过来的众人丝毫不乱,淡淡的说道:

“我是夏国的皇子,你们要杀我?”

闻言,众人冷静了下来,众多士兵持刀,将道一和乔公公围了起来,也不敢妄动。

虽是质子,也是一国的皇子,夏国毕竟还未灭国呢,夏国的二殿下不是他们这些兵卒可以随意妄动的。

“大胆,你们要造反吗?大王让你们保护我家二殿下,你们竟敢持兵器威胁我家二殿下。”

乔公公佝偻着身体,张开双臂护在道一面前。

道一轻轻的拨开了乔公公,对着周统领轻蔑的说道:

“下人就是下人,你翻不了天。”

说罢,向前走两步。

“想杀我吗?来,我就在这。”

周统领眼神阴厉,看到士兵受到道一威吓,持刀后退。

一手捂住伤口,怨毒的看了一眼道一,对士兵冷冷的命令道。

“虽不能杀你,但你公然在西延国都城内行凶。”

“给我拿下,押送到巡天府,由巡天府定罪处理。”

听到周统领的命令后,士兵再也没有什么顾忌,几十人手持着武器,向道一抓来。

“住手!”

“你们这些大头兵,没王法了,竟敢对皇子动手。”

一翩翩少年,急冲而来,生气的呵斥道。

少年身后跟随的士兵,也围了上来,把道一保护了起来,与对方士兵对峙起来。

质子府外,双方立刻剑拔弩张…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